習近平的敦煌情-新華網
        <dd id="ils7r"><track id="ils7r"></track></dd>
      1. <dd id="ils7r"><center id="ils7r"><video id="ils7r"></video></center></dd><dd id="ils7r"><center id="ils7r"><td id="ils7r"></td></center></dd><th id="ils7r"></th>
        <rp id="ils7r"></rp>
        <th id="ils7r"></th>
        <th id="ils7r"></th>
      2. <button id="ils7r"></button>
        新華網 > 時政 > 正文
        2024 01/28 16:39:05
        來源:新華社

        習近平的敦煌情

        字體:

        敦煌,如歷史長河中的一灣清泉,照鑒過去,也照耀未來。

        80年前,1944年1月,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成立。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國立敦煌藝術研究所成立,結束了敦煌石窟近400年無人管理、任憑損毀、屢遭破壞偷盜的歷史。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大力支持敦煌文化的保護傳承工作?!?/p>

        多年來,習近平總書記數次表示了對這座底蘊深厚的絲路古郡的向往。2019年8月,總書記來到這里考察調研,深情地表示,此行實現了一個夙愿。

        從建設世界文化遺產保護的典范,到打造敦煌學研究的高地;從莫高精神的代代傳承,到敦煌文化的發揚光大……殷殷牽掛、諄諄囑托,展現出習近平總書記對古老文脈的深厚情結,對中華文明傳承發展的深邃思考。

        “敦煌我一直是向往的”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絲路重鎮敦煌,多元文明在此交匯,孕育莫高窟的華光璀璨。

        這是2023年4月25日拍攝的甘肅敦煌莫高窟窟區(無人機照片)。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2019年初秋,在甘肅考察調研的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這里。

        走進莫高窟第323窟,習近平總書記望向北壁上的一幅壁畫。

        莫高窟第323窟張騫出使西域圖。新華社發(敦煌研究院供圖)

          “這是張騫?!笨倳浾f,隨即又問,“這是什么時代畫的?”

          “初唐時期?!必撠熤v解的敦煌研究院文化弘揚部副部長宋淑霞向總書記介紹。

          雖然是第一次走進莫高窟,但是總書記對文物的熟悉程度令工作人員驚訝和感動。

          這種熟悉,緣自習近平總書記對敦煌長久以來的一份情結。

          1986年,時任廈門市委常委、副市長的習近平同志到甘肅調研交流,因時間緊、路途遠而沒能到敦煌。直到30多年后說起這段往事,總書記還提到了當時的那份遺憾。

          后來,在浙江擔任省委書記時,習近平同志到浙江大學調研,參觀“浙大文庫”時,對著名敦煌學家姜亮夫的學術成就如數家珍。

          到中央工作后,2009年,習近平同志到蘭州大學調研,叮囑蘭州大學敦煌學研究所所長鄭炳林“將敦煌學做強做大,為國爭光”……

          “心向往之”的背后,是至為深邃的思考。

          翻開史冊,河西走廊風云際會,敦煌盛時氣象萬千。

        這是2024年1月22日拍攝的甘肅敦煌莫高窟。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巍巍大漢,從此處望向長安,數千里路途中80余處驛站,沿途“使者相望于道”,敦煌更是“華戎所交一都會”。

        拼版照片:漢簡《居延里程簡》(左圖)和《懸泉里程簡》。1974年出土于今內蒙古自治區額濟納旗破城子遺址的“居延里程簡”,詳細記載了從漢代長安出發至張掖郡20個驛置名稱及間隔里程。1990年出土于敦煌懸泉置遺址的“懸泉里程簡”,記載了河西走廊地區武威郡到敦煌郡12個驛置的詳細信息。新華社發(甘肅簡牘博物館供圖)

          隋唐盛世,絲綢之路北、中、南三條路“總湊敦煌”,敦煌成為絲路“咽喉之地”,駝鈴聲聲、商賈云集。

          穿越千百年的時光,古老的絲路重煥榮光。

          2013年9月,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人們不僅記住了習近平主席提出的“絲綢之路經濟帶”,更記住了這位大國領袖充滿感情的話語——

          “我的家鄉陜西,就位于古絲綢之路的起點。站在這里,回首歷史,我仿佛聽到了山間回蕩的聲聲駝鈴,看到了大漠飄飛的裊裊孤煙。這一切,讓我感到十分親切?!?/p>

          敦煌,在總書記心目中有著不同尋常的地位。

          向首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致賀信,習近平總書記盛贊“敦煌是歷史上東西方文化交匯的重要樞紐”;在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總書記談及古絲綢之路,將敦煌等古城稱為“記載這段歷史的‘活化石’”……

          當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結出果實,逐步成為當今世界最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時,這位“首倡者”來到了敦煌。

        2023年9月6日,與會嘉賓在第六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上參觀。新華社記者 馬希平 攝

          習近平總書記這樣講明來意:“當前來講,又是我們在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我們還是再回到老的絲綢之路看一看,可以找到很多靈感?!?/p>

          從厚重歷史中汲取智慧,從悠遠文明中獲得力量。

          在敦煌研究院參觀學術成果展示時,習近平總書記在一幅青綠山水畫前駐足良久。

        莫高窟第217窟青綠山水。新華社發(敦煌研究院供圖)

          畫中,危崖聳立,瀑布傾瀉,河流蜿蜒,蔓草垂懸。旅人行走于山水間,路旁桃李花開,春光明媚。

          時任敦煌研究院院長趙聲良告訴總書記,這幅壁畫臨摹品取材于莫高窟第217窟,講述印度高僧佛陀波利兩次來五臺山禮佛的故事。這幅青綠山水畫,體現著中國傳統的審美精神。

          今天,兩晉南北朝至隋唐的畫作絕大多數已經失傳。這種色彩明快的唐代青綠山水畫,是莫高窟為后世留存的一段珍貴文化記憶。

          “如果不從源遠流長的歷史連續性來認識中國,就不可能理解古代中國,也不可能理解現代中國,更不可能理解未來中國?!痹?023年6月召開的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道出了他珍視文脈的原因所在。

          來到福建武夷山朱熹園,強調“我們要特別重視挖掘中華五千年文明中的精華”;在四川眉山三蘇祠,感嘆“一個三蘇祠可以看出我們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走進河南安陽殷墟遺址,指出“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從未中斷,塑造了我們偉大的民族,這個民族還會偉大下去的”……

          一切國家和民族的崛起,都以文化創新和文明進步為先導和基礎。

          敦煌情,是習近平總書記文化情懷的生動寫照,更是面向未來的深謀遠慮——

          “只有全面深入了解中華文明的歷史,才能更有效地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更有力地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文化建設,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p>

        觀眾在敦煌研究院蘭州分院敦煌藝術館參觀(2023年4月5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保護好是第一位的”

          2019年9月29日,國家勛章和國家榮譽稱號頒授儀式在人民大會堂金色大廳舉行。敦煌研究院名譽院長樊錦詩榮獲“文物保護杰出貢獻者”國家榮譽稱號。

          在雄壯激昂的樂曲聲中,滿頭華發、身形清瘦的樊錦詩緩步走向授勛臺。習近平總書記站在授勛臺正中,微笑著與這位“敦煌的女兒”熱情握手。

          “聽說你們那兒下雨啦?”

          “是的,總書記,我們在做相關監測工作?!?/p>

          治國理政的千頭萬緒之中,習近平總書記為何如此掛心敦煌的雨水?

          就在此前一個多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敦煌研究院主持召開座談會。會上,樊錦詩匯報了一系列可能影響敦煌文物保護的自然因素,水是其中之一。

          “游客目前是否超量了?超負荷情況怎樣?”“近年敦煌下雨多了?”……座談會上,從游客數量到自然災害影響,習近平總書記問得特別細致。散會的時候,總書記又在門口停住腳步,特意叮囑大家:“世界文化遺產,保護好是第一位的,旅游是第二位的,不能光盯著門票而追求經濟效益,不能過于商業化?!?/p>

          樊錦詩一直很感嘆:“總書記關心的,都是敦煌當前面臨的最緊要的問題?!?/p>

          萬物有所生,而獨知守其根。

          “一個熱愛中華大地的人,他一定會愛她的每一條溪流,每一寸土地,每一頁光輝的歷史?!痹缭诤颖闭üぷ鲿r,習近平同志就曾這樣深情告白。

          敦煌莫高窟第61窟,一幅描繪從正定、太原到五臺山方圓五百里山川風貌的五臺山圖,勾起了習近平總書記的回憶。

        莫高窟第61窟五臺山圖。新華社發(敦煌研究院供圖)

          在正定工作期間,習近平同志經常走訪縣志里記載的古寺、古塔等文保單位。

          在隆興寺調研時,習近平同志看見一塊碑,上刻朱熹題寫的“容膝”兩字。旁邊還有一塊隋碑,因為年代太過久遠,很多地方已經風化。

          當時,習近平同志對工作人員說,“以后不能拓碑了,要把朱熹的題字碑封存起來保護好,那塊隋碑也封存起來”。

          后來,敦煌研究院的文物工作者還曾前往正定隆興寺開展文物保護工作,留下一段特殊的緣分。

          30多年后,置身莫高窟第61窟,習近平總書記再次提到這塊隋碑,回憶起保護正定歷史文物的點點滴滴。

          “保護好、傳承好歷史文化遺產是對歷史負責、對人民負責?!?/p>

          跨越數十載光陰,習近平總書記始終懷著對中華文明的深厚情感,身體力行推動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傳承。

          北京中軸線北延、燕山腳下,中國國家版本館中央總館掩映在青山茂林之中。

          2023年6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走進館內的蘭臺洞庫。洞庫頂部,取材自敦煌唐代壁畫中的飛天形象盡顯東方美學神韻。

          “盛世修文?!痹谔m臺洞庫,習近平總書記多次說起這個詞?!爸腥A民族的一些典籍在歲月侵蝕中已經失去了不少”“但每一個時代都有一批人精心呵護它們,保留下來。到我們這個時代,一是平安穩定,一是有強烈的民族文化保護、建設的意愿,再有有這個能力。條件具備了,那就及時把這件大事辦好”。

          這又何嘗不是對敦煌的寄語?

          近400年無人管理,歷經戰亂、偷盜、破壞……走過無數個日升月落,歷經多少次九死一生,敦煌石窟才終于來到今天,在新中國的陽光下,明珠拂塵、重現光彩。

          在敦煌考察時,習近平總書記行走在莫高窟窟區。洞窟外加固后的崖體,與周邊風貌渾然一體。

          趙聲良向習近平總書記介紹,上世紀60年代初,在國家十分困難的條件下,中央撥出巨款開展莫高窟危崖加固工程,搶救維修了莫高窟。改革開放初期,中央財政撥出???,極大改善了敦煌研究院職工的工作生活條件。

          歷史與現實的鮮明對照,凸顯中華文明的繁榮興盛、偉大時代的波瀾壯闊。

          敦煌研究院內的國內首個文物保護領域多場耦合實驗室里,敦煌研究院保護研究所的工作人員們專心記錄著各項數據。

        在敦煌研究院多場耦合實驗室中,工作人員正在對慶陽北石窟寺砂巖樣品進行三維掃描分析(2023年8月3日攝)。新華社記者 李賀 攝

          實驗室自2020年正式投運,分為夏季倉、冬季倉和風雨倉,可模擬-30℃到60℃、10%至90%相對濕度的環境。從莫高窟等地取來的土石樣品將經受各種氣象條件的考驗,從而揭示石窟寺風化的奧秘,有針對性地采取保護措施。

          “努力把研究院建設成為世界文化遺產保護的典范”“運用先進科學技術提高保護水平”……總書記的勉勵,一直鼓舞著這里的每一個人。

          “堅守大漠、甘于奉獻、勇于擔當、開拓進取”——習近平總書記講述的莫高精神正代代傳承。莫高窟歷盡滄桑的壁畫前,殷墟遺址的考古工地上,三星堆博物館文物保護與修復館里……千千萬萬的文脈守護者,悉心呵護著中華大地上的文化瑰寶。

          文運與國運相牽,文脈同國脈相連。

          在福建全力保護三坊七巷、撥款支持鼓浪嶼八卦樓修繕工作,在浙江保護良渚遺址這一“實證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圣地”……

          習近平總書記對古老文脈矢志不渝的保護,讓登得上城樓、望得見古塔、記得住鄉愁的文化長卷在中華大地上徐徐展開,讓中華民族現代文明的前景無限榮光——

          “我們的文化在這里??!是非常文明的、進步的、先進的。將來傳下去,還要傳五千年,還不止五千年?!?/p>

          “講好敦煌故事,傳播中國聲音”

          甘肅蘭州,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一樓中廳展柜上,2022年推出的《甘肅藏敦煌藏文文獻勘錄》格外醒目。

          2019年8月21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來到讀者出版集團有限公司考察調研,在這里,總書記再次提起了敦煌。

          副總經理富康年回憶說:“習近平總書記提到,敦煌文獻涉及方方面面,是豐富的歷史資料。這幾年,我們積極貫徹落實總書記的要求,出版了一大批與敦煌、簡牘相關的圖書?!?/p>

          敦煌藏經洞,記錄著一段“吾國學術之傷心史”。

          1900年,藏經洞被發現。彼時國力衰微,無數珍貴文物流失海外。

        莫高窟第17窟藏經洞。新華社發(敦煌研究院供圖)

          在莫高窟藏經洞參觀時,習近平總書記主動講到王圓箓道士發現藏經洞的經過。

          撫今追昔,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國家強盛才能文化繁榮?!?/p>

          2023年4月,“數字藏經洞”上線,數字孿生技術復原了洞窟實體與所藏文物。

          動動手指,用戶便可扮演不同角色,“穿越”至晚唐、北宋、清末等時期,與洪辯高僧等歷史人物進行互動,感受洞窟營造、放置經書等不同場景,沉浸式體驗敦煌文化。

          “實現敦煌文化藝術資源在全球范圍內的數字化共享”——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勉勵下,“數字敦煌”一步一個腳印,正變成現實。

        敦煌研究院文物數字化保護團隊圖像處理人員年海麗在拼接壁畫圖像(2023年4月25日攝)。新華社記者 陳斌 攝

          敦煌,中國通向西域的重要門戶。古代中國文明同來自古印度、古希臘、古波斯等不同國家和地區的思想、宗教、藝術、文化在此匯聚交融。

          使者張騫鑿空西域、薩埵太子舍身飼虎、反彈琵琶樂舞千年……歷史長河奔涌,莫高窟數百個洞窟中栩栩如生的壁畫上,留下了文明交流互鑒的鮮明印記。

          “中華文明的包容性,從根本上決定了中華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歷史取向,決定了中國各宗教信仰多元并存的和諧格局,決定了中華文化對世界文明兼收并蓄的開放胸懷?!痹谖幕瘋鞒邪l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總書記話語堅定。

          只有充滿自信的文明,才會在保持自己民族特色的同時包容、借鑒、吸收各種不同文明;只有心懷自信的民族,才能在歷史潮流激蕩中屹立不倒,飽經磨難而生生不息。敦煌,正是這一歷史進程的不朽見證。

          帶著這樣的包容與自信,敦煌以開放的姿態走向未來。

          回顧敦煌學百年,從早年重文獻,到后來補史、證史,而今,學者們正努力更進一步,讓“冷門絕學”不絕、“國際顯學”更顯。

          在敦煌研究院座談時,鄭炳林向習近平總書記匯報《敦煌通史》的編寫情況。如今,這套書已經出版,為敦煌學研究提供了參考。

          從敦煌保護實踐中總結提煉出的相關保護理念與技術,正在走向更加廣闊的舞臺。敦煌研究院院長蘇伯民說,這些理念與技術已應用在500余項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工程中,并開始走向吉爾吉斯斯坦等共建“一帶一路”國家。

          飽蘸歷史之墨,書寫新的歷史。

          當流失海外的敦煌文獻以數字化方式回歸故里,當古老壁畫中的九色鹿經由文創產品“飛入尋常百姓家”,當《絲路花雨》的翩躚舞蹈驚艷世界,當“敦煌在中國,敦煌學在國外”的局面被徹底改變……“講好敦煌故事,傳播中國聲音”的期待正一步步變為現實,古老文脈在新時代煥發勃勃生機。

          弦歌不輟,薪火相傳。

          “在新的起點上繼續推動文化繁榮、建設文化強國、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新時代新的文化使命召喚下,古老的敦煌綻放青春的芳華,為億萬中華兒女積淀著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

        文字記者:向清凱、施雨岑、王鵬、張欽、張玉潔

        海報設計:孫瑤

        編輯:楊文榮、郝曉靜、賈伊寧、徐金泉,戚文娟、韓芳、陳斌、趙婷婷、程昊、胡碧霞

        統籌:何雨欣

        【糾錯】 【責任編輯:張樵蘇】
          久久免费看少妇高潮A片18禁,国产精品第一国产综合精品99,精品人妻无码一区二区三区百度,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啪啪,亚洲黄色网
              <dd id="ils7r"><track id="ils7r"></track></dd>
            1. <dd id="ils7r"><center id="ils7r"><video id="ils7r"></video></center></dd><dd id="ils7r"><center id="ils7r"><td id="ils7r"></td></center></dd><th id="ils7r"></th>
              <rp id="ils7r"></rp>
              <th id="ils7r"></th>
              <th id="ils7r"></th>
            2. <button id="ils7r"></button>